楚天金報訊 圖為:大屏幕上的文字代表了一些公務員的心態 (記者鄒斌攝)
  本報記者鄔紅波 通訊員操龍 宋達武 諶赬
  2014年武漢電視問政期中考已經結束,通過電視問政曝光出來的問題備受外界關註。昨日,武漢市紀委下發第一份“問責單”,處理了問政中曝光的27個問題,目前有50名黨員幹部受到問責處理。
  據瞭解,此前的5場電視問政共曝光各類問題63個,涉及50個責任單位,共下發50份督辦函。紀委要求相關責任單位5天之內進行調查、整改和問責,12天內提出長效管理具體措施。
  問題1
  豆腐黑作坊藏身市場
  問責:一名聘用人員被開除
  事件:2日,電視問政曝光佛祖嶺人民醫院對面馬路常年污水橫流、集貿市場內隱身豆腐黑作坊。
  處理: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工委當晚組織100餘名執法人員迅速趕赴現場查處,當即暫扣生產工具、原料,查封生產場所。3日上午對黑作坊組織拆除。同時,該開發區擬對5名責任人進行問責:擬對市場監管局副局長黃勁進行誡勉談話處理;擬對佛祖嶺街辦事處副主任吳斯泉給予責令書面檢查;擬對佛祖嶺街道辦事處食品安全站站長(副科級)程福團予以誡勉談話;擬對佛祖嶺街鄔家山村黨支部書記周朝華予以誡勉談話;擬給予佛祖嶺街鄔家山村村委會幹部趙龍剛黨內警告處分,另外開除一名村委會聘用人員。
  問題2
  領導接待日不見領導
  問責:4街道負責人被通報批評
  事件:江岸區“領導接待日不見領導”,經調查後,該區通報:諶家磯街辦事處、球場街辦事處、四唯街辦事處、永清街辦事處未落實領導接待日制度,存在領導接待信息未公示、值班領導不在崗等問題。
  處理:江岸區擬對諶家磯街工委副書記、紀工委書記鄒雄文、球場街工委書記蔡正環、四唯街辦事處主任廖雲峰、永清街工委書記方菁等4人給予全區通報批評;對球場街工委副書記於衍昆,工委副書記、紀工委書記孫麗華,分別給予誡勉談話;對區委群工部副部長閆偉峰給予誡勉談話。
  問題3
  年代久遠房屋難辦證
  問責:區房管局局長作書面檢查
  事件:“從我是20多歲的姑娘開始就想著辦房屋兩證,一直到現在我女兒都30多歲了,證還沒有辦下來。”硚口區安定巷28號居民楊女士,在電視問政上講述自己年代久遠的房屋難辦證的遭遇。
  處理:硚口區委立即調查並處理,區房管局工作人員曹毅態度生硬、處理簡單、未向當事人做耐心細緻的解釋工作,安監站站長卓斌未按相關規定要求及時向當事人移交鑒定報告或告知鑒定結果,分別給予曹毅通報批評、責令公開道歉,卓斌誡勉談話處理;責令負有領導責任的區房管局黨組書記、局長鄒仕芳作出書面檢查。
  另兩名直接責任人高健、王漢橋(前後任產權科科長)已因涉嫌犯罪,分別於2014年1月、3月移送司法機關處理。硚口區成立相關領導小組負責做好安定巷28號房屋登記發證和排危等工作;責成區、街相關部門協助做好安定巷28號房屋權屬繼承公證及登記工作。
  問題4
  公車私用現象15起
  問責:誡勉談話、通報批評
  事件:首場電視問政曝光了15起公車私用、違規停放問題。據調查,其中有6起屬於公車違規停放,7起屬於公車私用。另2個問題,一個經查系私營企業車輛;一個系市信息中心因網絡保障應急工作需要,經單位批准工作人員可隨時攜帶車輛。
  處理:對青山區食品藥品監管局黨組書記、局長曾戈鋒給予黨內警告處分,對青山區食品藥品監管局辦公室主任李燕,進行誡勉談話,給予通報批評處理;對市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張志勇進行誡勉談話,責令其書面檢查,並通報批評;對市統建辦公室工程部值班司機秦濤給予記過處分,處以500元罰款並補繳車輛燃油費100元,對車隊隊長和綜合管理部長進行誡勉談話、通報批評;對市政府研究室臨時聘用司機王長增解除聘用合同,立即離崗;對分管車輛管理工作的徐長科進行誡勉談話。
  對市發改委車隊隊長陳俊給予誡勉談話,責令其書面檢查;對市知識產權局陳保國給予批評教育,責令局辦公室車輛管理幹部彭顯根作出書面檢查;對市經信委車隊專職駕駛員周聯生給予黨內警告處分,責令作出書面檢查,予以誡勉談話,在老乾辦通報批評,扣除一個月績效獎金,補交公車私用費用150元;責令老乾辦部門負責人作出書面檢查;分管領導在老乾辦黨委會上作檢查;對市國稅局黃其軍進行誡勉談話,責令其作出書面檢查,扣發其一個季度的績效考核獎,調離現任崗位;對分管領導孫武扣發一個季度的績效考核獎,扣減市局稽查局績效考評2分。
  對武漢化工新城建設開發投資有限公司司機廖巍給予黨內警告處分,補繳車輛燃油費100元;對分管領導黨委副書記孫志翔、綜合管理部部長蘭海進行誡勉談話;對江岸區國資經營有限公司總工程師方健的違紀問題予以立案調查。
  記者手記
  問責還需“動真格”
  4年來,每逢電視問政,“問政還需問責”的評論不絕於耳。今年的問責,來得比往年更快、更及時。問政結束後第二天,紀委洋洋灑灑3000字的問責通報,讓我們看到武漢“治庸”的決心。然而,我們要思考的一個問題是:為何很多“老大難”問題問政一年又一年,始終無法解決?問政、問責有沒有效果?
  第一份“問責單”,記者通篇讀下來發現,通報批評、誡勉談話、扣罰當月獎金的“字眼”居多,唯一被開除的兩個人都是“臨時工”。當然,我們並不是期待一問責就把誰拿下來。也許有部分市民覺得這麼做“很解恨很過癮”,但這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公車私用,屢禁不止,今天處理了13起,明天或許有更多。通報批評、誡勉談話、補繳油費……當這些“問責”方式不再有“警示”作用時,問政的效果自然也會“打折扣”。
  第一場電視問政聚焦“問作風”,不少區委書記在臺上感到不解:今年來頻繁督察暗訪,每周問責,抓作風建設的力度與日俱增,為何“庸懶散”始終得不到“根治”?現場專家陳鶴的點評一針見血——在私企里,幾乎見不到庸懶散現象,因為員工都知道,如果今天不好好工作,明天就要努力找工作。公務員長年端著“鐵飯碗”,庸懶散現象屢禁不止。對於那些長期懶散卻沒有出問題的崗位,是不是應該考慮撤銷或調整?
  “大錯不犯,小錯不斷”,不對小錯重懲,就無法形成退出機制。只要“動真格”,真正讓庸者下能者上,相信公務員隊伍中“你也不能把我怎麼樣”的“亞健康心態”也會改變。
  (原標題:“期中考”剛過 50名黨員幹部被問責)
創作者介紹

frontline

vibbxtplvkl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