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台建林
  “那人,雁過拔毛,虱過摘腿,什麼錢都敢搜刮!”
  說這話的,是陝西省商洛市山陽縣十里鎮一個村民。應他要求,記者隱其姓去其名。其面黑聲大,姑且稱之“黑漢”。
  “黑漢”說的,是他們村的村委會主任。此主任還兼任村文書、會計、治保主任,已被檢察院帶走,可最近又被取保候審,回到家裡。
  “黑漢”面對的,是商洛市檢察院檢察長孟慶忠,和山陽縣檢察院副檢察長席健康。
  1月5日,孟慶忠從市裡趕到山陽,抽查檢務大公開活動進展情況。2014年5月,商洛市檢察院啟動大規模檢務公開活動。“省委政法委、綜治辦每年都要進行群眾滿意度調查。”孟慶忠說,“2012年,我派副檢察長毛朝霞去省統計局電話調查現場觀摩,好多老百姓在電話里說乾脆不知道還有個檢察院。2013年,還是這個情況。我們就尋思,最起碼要讓群眾知曉檢察院是幹嘛的吧。”
  商洛市檢察院三易其稿,編得一本小冊子,動員全市檢察幹警,把冊子送進80餘萬戶百姓家。各縣院彙報說,冊子入戶後,檢察院慢慢“火”了起來,群眾舉報、控申信訪、自偵辦案數量大幅上升。實情如何?孟慶忠這天隨機抽查到山陽,巧遇舉報群眾。
  “黑漢”鼻尖沁出汗珠:“人家(村主任)把紅章子拴到褲腰帶上,一手遮了天,一嘴說了算。就說低保吧,那是政府給窮人辦好事呢,可我們村的窮人沒份,低保都讓死人、富人吃了,人家從中抽成呢!誰家小孩上個戶口,不掏三五千,人家就不給蓋章子!誰家要批個宅基地,不從人家那兒買門窗沙發,人家還是不給蓋章子!人家當了8年幹部,稀的稠的一鍋撈,可把我們壓榨美了!”
  “天熱那會子,檢察院的人送來一本書。”“黑漢”從腰間摸出一本起毛卷角小冊子,正是商洛市檢察院編印的檢務公開材料,“這裡頭說的清,村主任肯定要受法。我們心裡有底,腰桿有鋼,這才敢來檢察院舉報人家。”
  “今兒我來要問的是:人家先是被抓走,這幾天咋又回了家?”“黑漢”飈了高音,“得是檢察院收了人家的黑錢了?我本是個抱打不平的,與我沒有一毛錢關係。要是你們收了黑錢,那我就忙我的去呀,你們忙你的,咱今生今世不要再打交道。”
  屋裡氣氛一時凝滯。
  見席健康望著自己,孟慶忠手一擺:“什麼情況?直接給老百姓說清楚。”
  原來,案件正在緊張調查之中,超過法定羈押期限,涉案村主任被取保候審。
  “黑漢”站起身說道,“我們也是才知道檢察院是專門監督當官的,中央也讓你們打老虎拍蒼蠅呢。檢察院是黑是紅,經這事一驗,我們就知道啦!”
  席健康撓了撓頭,說:“舉報人第一次到院里來,我們就立了案。當初他們拿來一綹紙,上面寫著村主任索要100、200元,捺著紅指印。我看數額小,有些遲疑。他們又掏出一厚沓證據,翻開我們的宣傳冊,說索賄5000元起刑。我們一計算,數額是挺大。每一個舉報線索都要認認真真落實,案子辦起來就有點慢,不過請孟檢放心,我們會辦好案子。”
  “關鍵是要讓老百姓放心。”孟慶忠叮囑,“一絲一毫不得馬虎”。
  回商州路上,孟慶忠對《法制日報》記者說:“這個席健康是反貪自偵辦案高手,今天看樣子也擰緊了弦。檢務大公開,我看效果有四:擴大檢察宣傳,推進業務工作,加強法治教育,更重要的是主動把我們檢察工作置於群眾‘探照燈’‘顯微鏡’之下,真正與群眾站在了一條線上。”
  本報商洛(陝西)1月6日電
  下轉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
  席健康撓了撓頭,說:“舉報人第一次到院里來,我們就立了案。當初他們拿來一綹紙,上面寫著村主任索要100元、200元,捺著紅指印。我看數額小,有些遲疑。他們又掏出一厚沓證據,翻開我們的宣傳冊,說索賄5000元起刑。我們一計算,數額是挺大。每一個舉報線索都要認認真真落實,案子辦起來就有點慢,不過請孟檢放心,我們會辦好案子。”
  “關鍵是要讓老百姓放心。”孟慶忠叮囑,“一絲一毫不得馬虎。”
  回商洛路上,孟慶忠對《法制日報》記者說:“這個席健康是反貪自偵辦案高手,今天看樣子也擰緊了弦。檢務大公開,我看效果有四:擴大檢察宣傳,推進業務工作,加強法治教育,更重要的是主動把我們檢察工作置於群眾‘探照燈’‘顯微鏡’之下,真正與群眾站在了一條線上。”
  本報商洛(陝西)1月6日電
  (原標題:十里鎮“拍蠅”記)
創作者介紹

frontline

vibbxtplvkl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